這是尚書令鄭悠舜與工管尚書管飛翔的對話。

 

劉輝的努力,終於讓一些什麼漸漸有了改變。管飛翔的決定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「可是,那傢伙就算低垂著頭,就算只會鐵青著臉,說不出半句有用的話,他還是堅持每天出席所有朝議。坐在你身邊,毫不逃避。即使藍楸瑛、李絳攸和秀麗都不在他身邊了,即使他身邊連一個人都沒有了,即使如坐針氈的坐在王座上,日復一日,他還是堅持出席。自己一個人,雖然哭喪著臉,卻不逃避,勇敢的去坐那張椅子。日復一日。」

 

這是第一次,似乎看見了除去所有虛飾,最真實的「紫劉輝」。

 

飛翔認為這一點很重要。重要的不是指外表的行為或忍耐的決心,而是其中更深層,更重要的東西。沒錯--只要紫劉輝繼續坐在那張王座上。

 

國王就會是悠舜的盾。

工藤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